“果粉”不买账 深圳华强北遭遇史上“最冷”假期

司马卿阅
摘要 大家好,我是云百科的客服小云,我来为大家解答有关“果粉”不买账 深圳华强北遭遇史上“最冷”假期带着十部不同型号、颜色与内存的iPhone14系列手机,胡宁在远望数码商城门口的花坛边找了块树荫,摆起地摊等待顾客光临。在这个位于深圳华强北核心的地段,汇聚着全国60%以上的手机采购客户。按照胡宁以往的经验,“囤货”在天黑之前就会卖完,平均算下来,每台手机能为他带来2000元左右的收入。“为了防止货不够卖,我上午还提前在官网参加预售取到手机的顾客那里收了两台,各加了1500元。”两个小时后,胡宁堆起的“iPhone地摊”旁围着10多个人,却无一个人买下手机。夕阳开始下沉,身边的同行坐不住了,不断改着自己手中新款iPhone的报价,溢价的幅度变得越来越小。“晚上我卖出去了两个手机,紫色iPhone14PRO 1T加了600元,黑色iPhone14 Pro加了300元,一天算下来赔了好几千。”每年新款iPhone预售期间,都会有大批“果粉”愿意溢价通过胡宁购买手机。加价回收iPhone再以更高的价格卖给需要的顾客,这种类似“中间商”的交易方式,曾为胡宁在十年间带来了极大的收益。而今年的市场,被胡宁形容为“冷得快要结冰”。十一假期,待在深圳的出租屋里,胡宁开始考虑既然生意大部分都在线上,是不是可以回自己的老家生活。“但我还会在这里坚持一段时间,说不定谁家能出个爆品,行业或许能回暖呢。”硬通货这是胡宁做“黄牛”的第九年零十个月。“第一次知道iPhone是通过新闻,看到有个小伙子为了买iPhone卖肾,才知道这个手机这么火。”在还处于乔布斯时代,在迎来首发的iPhone供不应求,这场横空出世的“电子手机革命”也就此改变了胡宁的人生轨迹。在大学期间,胡宁通过在国外留学和在港澳读书的朋友,开始帮有需求的同学代购手机,每一台大概能赚300-500元左右,这在学生时代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“大学期间靠着代购手机,我基本能够负担自己的学费还有生活费,而且新上的手机我都能第一时间使用,所以毕业之后我就去深圳全职卖手机了,一直到了现在。”2016年9月9日,是胡宁到现在都能脱口而出的日子,那年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推出了iPhone7系列,胡宁用“引爆市场”来形容。“当时最火的应该是7P(iPhone7 Plus)的亮黑色。亮黑色属于是溢价最高的一款手机,当初首发256G内存的8000元,店里溢价最高3万元左右,但我记得那个时候人均收入应该才4000元左右。”“从iPhone7发布会到预售那段时间,单量真的是接连不断,那个9月也几乎忙到没有休息。”白天黑夜的忙碌,回报也极为可观,那一个月的收入,让胡宁笃定地在远望数码城租下了一间旺铺,租金年付。花了一个月时间重新装修店铺,囤积货品,站在L形柜台后的胡宁坚信自己手机生意会稳中向好。“毕竟从4代开始,iPhone就是手机界的硬通货,销量连年飙升。”但令胡宁没想到的是,iPhone7系列竟为这条上扬的销售曲线,画上一个顶峰,租来的旺铺也并未带来想象中的生意兴隆。下坡路以往在手机市场,像胡宁这样的中间商从多渠道进货,出售给市场上刚需的顾客,而现在则是新款手机由消费者来抢购,黄牛还需要从消费者手中收货。“进货渠道越来越窄,赔钱卖的情况也越来越多了。”“在iPhone刚出来的前几天,买现货基本都要加2000-4000元不等。”胡宁称今年的iPhone14系列产品在预售期间,客户预订的现货价格,最高也有4000元的溢价,溢价高低是由颜色、型号、内存大小决定的。“比如iPhone14 Pro MAX 512G 金色官网的价格是11699元,我们在预售期间给顾客报价就在16100元。”每年新一代苹果手机面世疯抢的局面,在iPhone14首发次日出现反转。9月下旬,iPhone 14交易市场甚至出现破发。“前天,我出iPhone 14 Pro系列加价接近2000元,下午加1000元都没人买了,昨天紫色14 Pro Max只加500元才卖出去。”iPhone赚不到钱的结果并非没有征兆。“2017年开始,我们收入就低了,平常只能赚个差价。”胡宁回忆近几年的iPhone交易情况,似乎都不太乐观。“比如客户需要iPhone的某个型号,我这有,即使溢价我们都是直接发给客户让他自己看,一部机器利润可能就是100元左右,有的可能利润20元都卖,因为牵扯到我们也要去找别人拿货,有的太热门的手机不是我这种小鱼小虾能拿到的,实力还是不够。”在胡宁看来,iPhone14上市后48小时内,出现“破发”现象,也是受制于市场供需。“往常iPhone新机正式发售后的一个月内,加价卖现机都是有顾客买的,但今年确实没有那么多人愿意溢价买了。”“大家都知道第一批有钱赚,都去抢购,最后都发现刚需的人没抢到几个,都是非刚需的人抢到了卖给市场,导致出货还没回收的量大,我们这种小打小闹影响市场的可能性太小了,最后散户给你收割完了,大的、有实力的(中间商)就开始控价了。”北京社科院研究员、人民大学智能社会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鹏曾表示,任何商品都要遵循“价值决定价格,供求影响价格”的经济学原理。“以往很长一段时间,苹果(新机)刚刚推出的时候需要加价,证明它的产品确实满足了社会需求,而且在早期阶段,它可能产能供不上,没有大批量出货。这个时候需求大于供给,必然会导致大家互相竞价的情况,这也让相关的黄牛有利可图,甚至说倒卖一部手机,能赚个上千块钱甚至大几千块钱。”热销国产手机兴起,也帮助胡宁支撑了很长一段时间。“近几年能明显感觉到华为、OPPO、等品牌的产品性能和外观都很抗打了,来买国产手机的顾客越来越多。”同在今年9月发布的华为Mate 50系列,帮胡宁赚到了钱。“像华为有些型号溢价也很高,特别是之前出的折叠款,华为Mate X一部也是一万多元吧,网上很多人抢,一有现货基本秒光,抢到再卖给批发市场就能赚万把块钱了。”冷静期德勤调查报告显示,2015年,在14个发达中,大约70%的智能手机用户一年半就换一次手机,但2017年,消费者换机的频率开始降低,直至2021年,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都处于下降的趋势。在华强北,这个最具吸引力的电子商品交易市场之一,实体手机店的光环逐渐褪去。胡宁直言:“焦虑感是很明显的,以前顾客走进店里,10个人有8个人都会买个手机,现在很多进店的顾客会问‘收手机吗?没磕没碰没拆机。’”2020年9月,每月的收入已经不够交租的胡宁认清现实,将门可罗雀的“旺铺”转手,囤货都搬回家里,主要在线上平台进行交易。“这两年做生意的应该都差不多,开店的基本能顾上房租应该就不错了吧。”尽管收入走在下坡路上,但胡宁还是想在手机销售行业再坚持一段时间。“现在同行都在寻求变化,很多人在发展其他业务灵活就业,毕竟技多不压身,多谋求一个业务,多一条生路。”不用守在店中,胡宁用可支配的空闲时间在社交平台注册账号,发布一些辨别二手手机好坏的小视频。智能机市场发展进入深水区,会给销售行业带来多大的变化?在胡宁眼中,也并无太大变化。“无非就是以前三星、苹果称王的时代,变成了现在的苹果跟华为。”为赢得消费者,iPhone 13系列也曾做了许多迎合消费者喜好的变化:缩小20%的“刘海面积”提高了屏占比,除了天蓝、金色、银色和石墨色等商务感较高的配色外,2022年春季推出的iPhone13苍岭绿也俘获了一批色彩爱好者,最重要的是频繁下调售价。根据此前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的报告显示,二季度市场iPhone出货990万部,同比增长25%。“坦白讲,最大的变化可能是在消费者身上,顾客在面对新手机变得更冷静,客户购买手机不会像以前一样直接找我咨询后就买了。”随着自媒体兴起,消费者在购买之前会去、小红书等平台查一查手机的性能,多方面对比。“当然也有的不管什么我就是新出就换的,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粉丝嘛,品牌忠实顾客也不一定因为新手机多好用,只是用习惯一个品牌,不想换其他的产品去重新适应了,但这种消费者也是少数。”不论黄牛是不是能赚到钱,对苹果的CEO库克而言销量并不逊于以往。自9月9日晚开启iPhone 14系列网上预售后,苹果官网当天就被挤到崩溃。10月1日,在官网预订iPhone 14 Pro 1T的发货时间目前已推迟至11月上旬,消费者收到新机则需要等待4-5周。“金九银十”的说法在手机销售行业同样适用,但胡宁称黄牛这行业不是一般人能玩得来的,价格波动跟股票有一拼。“现在必须带着手机去问价格,没现货没人会给你开价格的,别说货在路上,现在只看现货。因为现在手机价格就是随时涨跌,现货交易,涨跌不补。不能说涨了你说卖亏了,找人家要赔偿,跌了自己偷摸笑。有可能你刚好是最高点卖,后面一路跌,也有可能你买的时候是最高点,这个高低没有百分百地预测,买卖自由,只要你能接受
带着十部不同型号、颜色与内存的iPhone14系列手机,胡宁在远望数码商城门口的花坛边找了块树荫,摆起地摊等待顾客光临。
在这个位于深圳华强北核心的地段,汇聚着全国60%以上的手机采购客户。按照胡宁以往的经验,“囤货”在天黑之前就会卖完,平均算下来,每台手机能为他带来2000元左右的收入。“为了防止货不够卖,我上午还提前在官网参加预售取到手机的顾客那里收了两台,各加了1500元。”
两个小时后,胡宁堆起的“iPhone地摊”旁围着10多个人,却无一个人买下手机。
夕阳开始下沉,身边的同行坐不住了,不断改着自己手中新款iPhone的报价,溢价的幅度变得越来越小。“晚上我卖出去了两个手机,紫色iPhone14PRO 1T加了600元,黑色iPhone14 Pro加了300元,一天算下来赔了好几千。”
每年新款iPhone预售期间,都会有大批“果粉”愿意溢价通过胡宁购买手机。加价回收iPhone再以更高的价格卖给需要的顾客,这种类似“中间商”的交易方式,曾为胡宁在十年间带来了极大的收益。
而今年的市场,被胡宁形容为“冷得快要结冰”。十一假期,待在深圳的出租屋里,胡宁开始考虑既然生意大部分都在线上,是不是可以回自己的老家生活。“但我还会在这里坚持一段时间,说不定谁家能出个爆品,行业或许能回暖呢。”
硬通货
这是胡宁做“黄牛”的第九年零十个月。
“第一次知道iPhone是通过新闻,看到有个小伙子为了买iPhone卖肾,才知道这个手机这么火。”在还处于乔布斯时代,在迎来首发的iPhone供不应求,这场横空出世的“电子手机革命”也就此改变了胡宁的人生轨迹。
在大学期间,胡宁通过在国外留学和在港澳读书的朋友,开始帮有需求的同学代购手机,每一台大概能赚300-500元左右,这在学生时代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“大学期间靠着代购手机,我基本能够负担自己的学费还有生活费,而且新上的手机我都能第一时间使用,所以毕业之后我就去深圳全职卖手机了,一直到了现在。”
2016年9月9日,是胡宁到现在都能脱口而出的日子,那年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推出了iPhone7系列,胡宁用“引爆市场”来形容。“当时最火的应该是7P(iPhone7 Plus)的亮黑色。亮黑色属于是溢价最高的一款手机,当初首发256G内存的8000元,店里溢价最高3万元左右,但我记得那个时候人均收入应该才4000元左右。”
“从iPhone7发布会到预售那段时间,单量真的是接连不断,那个9月也几乎忙到没有休息。”白天黑夜的忙碌,回报也极为可观,那一个月的收入,让胡宁笃定地在远望数码城租下了一间旺铺,租金年付。
花了一个月时间重新装修店铺,囤积货品,站在L形柜台后的胡宁坚信自己手机生意会稳中向好。“毕竟从4代开始,iPhone就是手机界的硬通货,销量连年飙升。”
但令胡宁没想到的是,iPhone7系列竟为这条上扬的销售曲线,画上一个顶峰,租来的旺铺也并未带来想象中的生意兴隆。
下坡路
以往在手机市场,像胡宁这样的中间商从多渠道进货,出售给市场上刚需的顾客,而现在则是新款手机由消费者来抢购,黄牛还需要从消费者手中收货。“进货渠道越来越窄,赔钱卖的情况也越来越多了。”
“在iPhone刚出来的前几天,买现货基本都要加2000-4000元不等。”胡宁称今年的iPhone14系列产品在预售期间,客户预订的现货价格,最高也有4000元的溢价,溢价高低是由颜色、型号、内存大小决定的。“比如iPhone14 Pro MAX 512G 金色官网的价格是11699元,我们在预售期间给顾客报价就在16100元。”
每年新一代苹果手机面世疯抢的局面,在iPhone14首发次日出现反转。9月下旬,iPhone 14交易市场甚至出现破发。“前天,我出iPhone 14 Pro系列加价接近2000元,下午加1000元都没人买了,昨天紫色14 Pro Max只加500元才卖出去。”
iPhone赚不到钱的结果并非没有征兆。“2017年开始,我们收入就低了,平常只能赚个差价。”胡宁回忆近几年的iPhone交易情况,似乎都不太乐观。“比如客户需要iPhone的某个型号,我这有,即使溢价我们都是直接发给客户让他自己看,一部机器利润可能就是100元左右,有的可能利润20元都卖,因为牵扯到我们也要去找别人拿货,有的太热门的手机不是我这种小鱼小虾能拿到的,实力还是不够。”
在胡宁看来,iPhone14上市后48小时内,出现“破发”现象,也是受制于市场供需。“往常iPhone新机正式发售后的一个月内,加价卖现机都是有顾客买的,但今年确实没有那么多人愿意溢价买了。”
“大家都知道第一批有钱赚,都去抢购,最后都发现刚需的人没抢到几个,都是非刚需的人抢到了卖给市场,导致出货还没回收的量大,我们这种小打小闹影响市场的可能性太小了,最后散户给你收割完了,大的、有实力的(中间商)就开始控价了。”
北京社科院研究员、人民大学智能社会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鹏曾表示,任何商品都要遵循“价值决定价格,供求影响价格”的经济学原理。“以往很长一段时间,苹果(新机)刚刚推出的时候需要加价,证明它的产品确实满足了社会需求,而且在早期阶段,它可能产能供不上,没有大批量出货。这个时候需求大于供给,必然会导致大家互相竞价的情况,这也让相关的黄牛有利可图,甚至说倒卖一部手机,能赚个上千块钱甚至大几千块钱。”
热销国产手机兴起,也帮助胡宁支撑了很长一段时间。“近几年能明显感觉到华为、OPPO、等品牌的产品性能和外观都很抗打了,来买国产手机的顾客越来越多。”同在今年9月发布的华为Mate 50系列,帮胡宁赚到了钱。“像华为有些型号溢价也很高,特别是之前出的折叠款,华为Mate X一部也是一万多元吧,网上很多人抢,一有现货基本秒光,抢到再卖给批发市场就能赚万把块钱了。”
冷静期
德勤调查报告显示,2015年,在14个发达中,大约70%的智能手机用户一年半就换一次手机,但2017年,消费者换机的频率开始降低,直至2021年,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都处于下降的趋势。
在华强北,这个最具吸引力的电子商品交易市场之一,实体手机店的光环逐渐褪去。胡宁直言:“焦虑感是很明显的,以前顾客走进店里,10个人有8个人都会买个手机,现在很多进店的顾客会问‘收手机吗?没磕没碰没拆机。’”
2020年9月,每月的收入已经不够交租的胡宁认清现实,将门可罗雀的“旺铺”转手,囤货都搬回家里,主要在线上平台进行交易。
“这两年做生意的应该都差不多,开店的基本能顾上房租应该就不错了吧。”尽管收入走在下坡路上,但胡宁还是想在手机销售行业再坚持一段时间。“现在同行都在寻求变化,很多人在发展其他业务灵活就业,毕竟技多不压身,多谋求一个业务,多一条生路。”不用守在店中,胡宁用可支配的空闲时间在社交平台注册账号,发布一些辨别二手手机好坏的小视频。
智能机市场发展进入深水区,会给销售行业带来多大的变化?在胡宁眼中,也并无太大变化。“无非就是以前三星、苹果称王的时代,变成了现在的苹果跟华为。”为赢得消费者,iPhone 13系列也曾做了许多迎合消费者喜好的变化:缩小20%的“刘海面积”提高了屏占比,除了天蓝、金色、银色和石墨色等商务感较高的配色外,2022年春季推出的iPhone13苍岭绿也俘获了一批色彩爱好者,最重要的是频繁下调售价。根据此前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的报告显示,二季度市场iPhone出货990万部,同比增长25%。
“坦白讲,最大的变化可能是在消费者身上,顾客在面对新手机变得更冷静,客户购买手机不会像以前一样直接找我咨询后就买了。”随着自媒体兴起,消费者在购买之前会去、小红书等平台查一查手机的性能,多方面对比。“当然也有的不管什么我就是新出就换的,每个品牌都有自己的粉丝嘛,品牌忠实顾客也不一定因为新手机多好用,只是用习惯一个品牌,不想换其他的产品去重新适应了,但这种消费者也是少数。”
不论黄牛是不是能赚到钱,对苹果的CEO库克而言销量并不逊于以往。自9月9日晚开启iPhone 14系列网上预售后,苹果官网当天就被挤到崩溃。10月1日,在官网预订iPhone 14 Pro 1T的发货时间目前已推迟至11月上旬,消费者收到新机则需要等待4-5周。
“金九银十”的说法在手机销售行业同样适用,但胡宁称黄牛这行业不是一般人能玩得来的,价格波动跟股票有一拼。“现在必须带着手机去问价格,没现货没人会给你开价格的,别说货在路上,现在只看现货。因为现在手机价格就是随时涨跌,现货交易,涨跌不补。不能说涨了你说卖亏了,找人家要赔偿,跌了自己偷摸笑。有可能你刚好是最高点卖,后面一路跌,也有可能你买的时候是最高点,这个高低没有百分百地预测,买卖自由,只要你能接受。”
近日,数据分析机构Counterpoint公布了2022年Q2国内手机市场销量数据,智能手机销量同比下降14.2%。Counterpoint报告称,手机厂商如何冷静下来,面对市场缩水、销量不佳、挖掘新的需求增长点、如何站稳基本盘等问题,都相当关键。
对与胡宁一样从事手机交易的中间商而言,上述问题则显得更为棘手。两个月后,就是胡宁从业整十年了。十年间,胡宁的生活都以华强北为圆心展开,在这个圆中,他见证了技术升级带来的手机产品变革,也曾赶上了电子行业迅速发展的浪潮。“只是浪太快也太猛了,后浪什么时候涌来,没有人能预估得到。”

标签:

免责声明:本文由用户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